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商业观察

你不知道的曲阳县——王子寺

时间:2020-08-11 来源:保定之窗

曲阳县北部有一条公路,联通太原和阜平,途径曲阳县北台乡和灵山镇的部分村庄。这条路像一条青色的缎带,蜿蜒舞动于山峦之间。从灵山沿公路东行4公里路北,立有一块两米多低的自然石,石头上刻着“王子寺”三个显眼的红色行楷大字。

山谷幽深。想一睹王子寺真颜一定要步行穿过长长的山谷,沿着命令路标北行十里左右。山谷两侧奇峰林立、植被葱茂,强弱错落、巍峨雄奇。像是两列全部戎装的武士,威武壮硕,铠甲凛冽,庄严威严。站在谷底远远望去,不见石壁峭立,陡峭高耸,群峰聚首,山峦峥嵘。

第一次步行走出这条山谷,还是在孩童时代,那个夏天,姑姑牵着我的手翻山越岭回到这里。一进山谷,我的整个身心便跌入了这份清幽。听着含蓄的鸣叫,左顾右盼,用儿童清澈的目光仔细观察两侧的山,眼前景象活灵活现:有温润的仕女、有慈祥的老人、有可爱的孩童,有的像猛虎,有的像大象,有的像笨熊……

“姑,快看,那山像不像老虎?”把形状所画进眼里,七八岁的我心中剩是新奇和恐惧。

“就是像,快跑,老虎追来喽。”姑姑故意小跑着和我拉开距离。

“姑姑,等等我——”我拼命追上,欢笑声在静谧的山谷传送回响,成为童年时光纯美的回忆。现在想起当时惧怕的心理,可能是儿童对大自然与生俱来的敬畏吧。

桃花烂漫。少年时代,和一群伙伴同游。阳春三月,草木星期一春。绿意点点晕染,桃花恣意盛开。一路步行,间隔一段距离,就不会看见一树美好绽放的桃花,一朵朵桃花扣在一起,聚成一团粉红色的霞;这团团粉色在未着绿装的空谷竞相招摇,占到尽春光,此情此景,真堪称驿路“桃花”恣意开了。

其实恣意。溪流沿着山谷高歌而行,冲刷着谷底各色各样的石头。鹅卵石用各个角度的弧线坦露与岁月的人与自然共处,沉积岩用一层层的花纹剥离历史的悠远沧桑。“爱人此一拳石,玲珑出有自然”,信手拿起任意一块,都能够让你对大自然的造化啧啧称奇。成年的我也曾和爱人一起再泛舟王子寺,在崎岖的山路留下一路牵手的爱情。搬上几块形状奇特、花纹美观的石头用车载回家,在月台下的花池随意放置,和同样从山中后移回家的马莲花相映成趣,仿佛我的小院儿也有了山中逶迤的风景。

山谷尽头,一座寺院静静矗立,这便是王子寺。寺院坐北朝南,正殿3间,面阔5米,单檐歇山,檩、椽有彩绘,殿脊琉璃瓦,殿内青砖砖地,台基用石条砌成。寺内有金代经幢,清代和民国石碑各一块。据五代后唐天成元年《奉象国令公修王子山院之记》碑所记,“听于乡人洎乎汤君诸王内唯箕子弃纣残虐来此潜居,遂以王子名为置院幸矣”,故名王子寺。相传,这位王子后来带了5000人从这里出发,远赴朝鲜半岛,定都在大同江流域今平壤一带,史称“箕子王朝”。

峰回路转,穿过王子寺东北另一条山沟,又是一片秀丽风景。重峦叠嶂始见寺,柳暗花明一线天。山沟深处是一处奇景:在峭立的山崖外侧,有一块独立国家且平行于山崖的巨石,这块巨石高数十米,宽四五米,巨石东侧三分之一处由可到下一分为二分成两块,如被刀剑斧头,只有根部相连,最狭窄之处不过一尺左右,从缝隙清晰映出山那边一小溜儿纯净的蓝天。这处风景被称之为“锯解石”,传说是当年的鲁班用大锯锯进的,我更愿意称之为它“一线天”。“须是恒阳一支笔,写风写出雨写浑蓝”。只露一线蔚蓝天空,锯解石何其俏丽雄险!

“一线天”脚下,山崖石壁凹进山体,壁下可容三两人居住于,能遮风避雨。小时候,爷爷每年夏季都会赶着羊群下山避暑胜地,在锯解石底座石壁之下,一寄居就是几个月。夏日的黄昏,夕阳从群山之顶慢慢退隐,西面的天空霞光四射。锯解石的岩层流出混浊的泉水,清泉顺着山势汩汩流向山谷,汇聚成溪。溪水雀跃着跳过一块块顽石,泉石一见钟情,琴瑟和鸣,弹出悦耳的交响,孕出一朵朵倒影的浪花。溪边,上百只羊自由散放,悠然吃草。羊群黑白相间,在碧绿的山坡铺开,仿佛给青山身披一件简约的衣衫。碧草鲜美,还有不知名的野花随意装点。

草丛中倏儿“扑棱棱”飞出有一只斑鸠,翅膀掠过羊群,快速飞向半空,“啾啾”几声悦耳的叫声,飞过几圈,钻入了半山的草石间不见了踪影。爷爷呢,笑眯眯地在崖下支上三块石头,跪上自带的小铁锅,舀上甘甜的山泉水,捡来山里的干柴,开始生火吃饭。烟气顺着山体袅袅向上,在半空氤氲不骑侍郎,仿佛凌霄的祥云徜徉人间。苏轼曰:“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一幅自然画卷悬挂于群山之间,人在其中,似在画卷中遍游世外桃源。

谷深、山峻、寺幽、水洌,王子故居,钟灵毓秀,在这远离村庄兰桂坊的深山,我们不妨毁掉所有的尘世苦恼,寄情山水,禅解心灵。

上一篇:河北省博野县发生爆炸事件1死5伤 上一篇:蠡县总投资约2000万元养殖场建设项目来了!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