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交通法制

曲阳老汉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时间:2018-01-19 来源:保定之窗

(原问题:曲阳老夫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曲阳老夫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历经20年,曲阳县老夫李爱民告灵丘县交警违法扣车补偿案,在2017年的年尾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

【事发】

1994年秋,曲阳县东燕川村李爱民买了一辆全挂大货车挂靠在阜平县运输公司名下跑运输。1996年12月27日,他招聘的司机驾车到河北蔚县拉煤。在山西省灵丘县境内,与一辆劈面驶来的面包车相撞。

灵丘交警认定面包车司机逆向行驶负主要责任;大货车司机负次要责任。

事故孕育后,大货车及车辆牌证即被交警队暂扣。交警队让李爱民预付5万元费用,李予以拒绝,事故于1997年7月7日补救闭幕。李爱民要求放车,交警队以案件当事人已向法院告状为由,没有和谈。

【扣车】

1999年10月28日,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以为,凭据《路线交通管理条例》车辆行人各行其道的规定,大货司机行驶门路精确,面包车司机行驶到逆行线上撞在了大货车上,应负变乱的全部责任。遂讯断打消灵丘县人民法院的判决。

随后,李爱民拿着中院讯断找灵丘县交警队要求放车,交警队要求按天天30元缴纳存车费。由于从事故发生到中院讯断奏效已近3年时候,存车费高达3万多元。李爱民认为太分歧理了,拒绝缴纳。所以,大货车被一直放在灵丘县交警大队事故停车场。

曲阳老夫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告状】

为讨回大货车,李爱民告状灵丘县交警大队扣车违法。

2001年9月19日,灵丘县人民法院裁定认为,大货车挂号车主为阜平县运输公司,不是李爱民,故李爱民作为原告告状属主体不合法,遂裁定驳回李爱民的起诉。

李爱民提起上诉。2001年12月5日,大同中院裁定以为,李爱民切合诉讼主体资格。原审法院裁定“李爱民原告主体分歧法”弱点,依法予以矫正。

2005年9月8日,灵丘县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李爱民的告状已凌驾2年的起诉时效。遂裁定驳回李爱民的起诉。

【申说】

判后,李爱民不平。上诉于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年11月22日大同市中级法院开庭举行了审理。并于当日作出(2005)同行终字第27号行政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随后,李爱民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诉,省高法发函令大同中院再审。大同中院举办了不开庭的书面审理,2006年11月5日作出(2006)同立复字第38号通知书,认为原审准确,驳回申说。

李爱民依然不平,遂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再次申诉,省高院于2011年11月15日对本案举行听证。2011年12月5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晋行复字第29号关照书,驳回再审申请。

曲阳老夫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抗诉】

无奈,李爱民向审查组织申诉。山西省人民查看院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晋行抗字第4号行政裁定,指令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7年2月27日大同中院作出(2016)晋02行再2号行政裁定,觉得李爱民提起行政诉讼是否凌驾起诉刻日的基本事实,原审未查清,故撤销原一、二审裁定,发还原审法院重新审理。

曲阳老夫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重审】

2017年6月21日,山西省浑源县人民法院按上级法院指令,从新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2017年8月14日,浑源县人民法院判决灵丘县公安局交通差人大队拘留原告李爱民冀N3812号带挂货车的行为违法。并凭证《国度补偿法》的划定判决交警大队补偿李爱民车辆损失77949元及可得利益损失155008元,共计232957元。

曲阳老汉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赔偿】

法院判决后,灵丘交警和李爱民均不平向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灵丘交警的上诉主要来由是,国度补偿法例定只补偿直接损失,即被扣车辆的现实价格,因事发时该车已利用2年多,应按报废年限折减,同时还应当按车7吨的总质量、每千克废旧钢材0.6元的标准争论残值8400元。

李爱民则觉得,车辆的营运损失应当国度补偿,故而该当补偿120多万元。

曲阳老汉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终审】

2017年12月28日,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觉得,营运损失并非直接损失,不是国度赔偿的范围。末了,中院维持原判。

曲阳老夫告灵丘交警扣车案终审获赔23万

本文来源:法治糊口 责任编纂:于俊亮_bd11
上一篇:【热点】唐县供电“严字当头”起好新年安全步 上一篇:清苑区诗人牟文峰在“美丽河北”诗词大赛获奖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