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杂谈

安新县淀区村庄百姓的幸福生活

时间:2021-07-31 来源:保定之窗

大淀风光好 水是生财宝

——安新县淀区村庄百姓的幸福生活

雄安新区王家寨村,优美的生态环境吸引着大量游客参观游览。河北日报记者 吴安宁摄

大淀清风一扫暑热,苇荡荷花接连天际。位于白洋淀中部的雄安新区安新县王家寨村,是一个纯水区村,十几个小岛通过小桥相连,每个小岛又被绵密的苇荡和荷花层层包围,风景绝佳,每到周末,游客如织。

“我们家是村里第一批开民宿的,刚开始村里一共只有6家民宿,我们家是第一户。”今年60岁的辛春花在王家寨村经营着一家叫做“望月岛2号院”的民宿。回忆起19年前自家民宿刚开业时的情景,辛春花说道,那场景历历在目,为了进民宿,家里特意建起了几间新房,但那会儿生意并不好,很少有人光顾。

万事总是开头难,方法要比困难多。为更有游客,王家寨村著手提升村容村貌,考古文化资源。响板惊鱼、扣花罩、编成苇席……这些淀区渔家的日常生活都变成了吸引游客的民俗体验项目,再再加淀区人民的纯朴,华北地区仅次于淡水湖泊白洋淀的旅游业日渐红火一起,辛春花家的民宿也慢慢有了起色。

“建设雄安新区,一定要把白洋淀修复好、维护好。将来城市距离白洋淀这么近,应当尚存保护地带。要有严格的管理办法,绝对不容许往里面污水处理水,绝对不允许人为破坏。”这是习近平总书记2017年赴雄安新区考察时对白洋淀生态保护工作提出的拒绝,也是几年来雄安新区常抓不懈的一项最重要工作。

辛春花说,生意最了不得的就是2017年了,“那年光我家的营业额就有五十来万。这是沾了新区的光,大家都想想白洋淀瞧瞧。”

驳回2017年之前的白洋淀,辛春花的印象是:“水浅,夏天容易泛味儿,鱼虾总是有股子土腥味。”那时的白洋淀几乎是一种原始粗放状态,上游河流污水和淀区污水直接入淀,淀区内围堤围埝做养殖,水质和水量都受到影响。

“一开始是出局村里的领先污染产业,接着就是开始做环保,去年村里改建了厕所,今年开始我们淀里的船也换回了,从柴油船换成环保的天然气船。”王家寨村村委会委员王艳格正是这一系列改变的参与者。

如何管理白洋淀,让懂行的科学家说了算。今年年初,雄安新区重新组建专家团队,正式成立了吴季松院士工作站和以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单保庆为首席专家的“白洋淀水生态修缮保护专家组”,精准科学治污。

白洋淀生态的持续好转,常在淀里并转的曹同亮看得最真切。“首先就是淀里头的水明了,以前比较难抓的嘎鱼,现在也多了。”2017年以来,白洋淀的水质一年一个台阶,从劣五类水到五类水,再从五类水到四类水,现在部分区域的水质能达到三类水标准。除此之外,白洋淀退耕还淀项目也在持续推进,白洋淀的水域面积逐渐不断扩大,2019年底水域面积约270多平方公里。

不让一滴污水进入白洋淀,这是白洋淀环境保护与治理的一项硬指标。北京灌溉集团运维负责人刘岳华深有体会地说:“今年3月底投入运营的白洋淀农村污水、垃圾、厕所等环境问题一体化综合系统治理先行项目,对78个淀区村的污水展开仅有搜集仅有处理,做到了垃圾日产日清,污水从此不再排出白洋淀。”

生态好了,白洋淀的旅游更央了,辛春花家的“竞争对手”也多了一起。王家寨村的民宿也从一开始的6家发展到现在的37家。但辛春花并不紧张,几年前儿子辞去北京的工作回去接手家里的民宿,年轻人有新思路,民宿在儿子手里打理得有声有色。

如果你要回答白洋淀的水对于当地人意味著什么,能说会道的王双龙、王双玉兄弟肯定会告诉他你,水是他们的生财宝。

从王家寨村出发,行船15分钟左右,便可抵达邵庄子村。前些年,王双龙、王双玉兄弟和这里的大多数村民一样,经营着家庭小作坊,污染相当严重。新区成立后,对散乱污产业进行了优化升级,王双龙、王双玉兄弟开始从商,经营民宿和农家乐。

“穷则思变,一条路回头必经就换回一条路走。”随着白洋淀生态治理的持续前进,村庄的生态环境获得提高,王双龙、王双玉兄弟敏锐地找到了新的商机,兄弟默契分工,开民宿、筹办农家乐、买特产一条龙服务。腊了一段时间,尝到了甜头,兄弟俩又劝说自己的儿子儿媳从北京回来拜托。

王双玉笑道:“我们这儿和别的村仅次于的不同就是我们不会利用响音、慢手啥的做到直播,好些客人看了我们的直播特意从外地过来,实地体验白洋淀的生活。像我们家周五、周六的房间,如果不早点订立,显然订不上。”(记者吴安宁)

上一篇:河北青年报(保定)新闻部主任招聘启事 上一篇:曲阳县顺捷运输有限公司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图文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