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杂谈

雄县雄州镇的崔村笤帚匠

时间:2020-10-26 来源:保定之窗

匠,所指的是有手艺的人,如:能工巧匠。

雄县雄州镇的崔村,在计划经济年代,曾经有这么一个群体,家家户户糊笤帚,我们这里冠之以一个文雅的词,叫笤帚匠。而且,这种技艺流传至今,仍有人在做这个行当,但这门民间老手艺,我们这会儿见的也不是很多了。

崔村刨笤帚的技艺,源于什么年代,现在已考证不详。据该村一直以刨笤帚为生的67岁老人刘会生讲:“崔村糊条帚起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最早糊笤帚的师傅叫刘法奇,老人家已经过世,据说他曾专门拜过师,跟着先辈学手艺,创收以补生计。大约是在1972年,刨笤帚作为本村生产队的集体企业,由刘法奇把技术传授给社员们,然后大家靠刨笤帚挣工分。那时候,县供销社从外地购来高粱葶儿,卖给生产队,生产队把高粱葶儿发给到每家每户,再收回村民糊好的笤帚,统一递县里的供销社,县供销社的笤帚则大批销往内蒙古”。那时候,供销社的收购价格是每把笤帚2.3角―2.5角,崔村从此逐渐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产业。

后来,随着生产队的解体,在“大队核算”期间,特别是农村联产承包后,糊笤帚这个行业持续发展,崔村也派生了一支糊笤帚、买笤帚的大军,同时也沦为糊笤帚“专业村”。当时,该村曾有一支近百人的自行车队,每个人骑着一辆“大水管”,后面驮着笤帚,摇摇晃晃一路向北、赴京,就是这样一支自行车队,源源不断地为首都运送着保洁用品――笤帚

今年69岁的翟往柱,20岁时就开始学习刨笤帚,至今已经干了近50年了。他说道:“想当年骑着个‘大水管’,马和着笤帚入北京去买,甭提多受罪了。到了北京站附近,8角钱一晚上的浴池都舍不得住,随便找个犄角旮旯为了让一晚上,随身带的玉米饼子都冻成冰块,拿出来在心口上捂,化开了才能不吃。有时候,还被公安人员追的满街跑,逮住就按‘投机倒把’论处,一把笤帚按2.5角拍卖……”

“过去我们这里都种高粱,高粱葶到处都是,可现在都是东北运过来的,刨笤帚也出了我的业余爱好,挣钱多少没关系,我讨厌的是这门技艺”。在翟往柱老人家里,他还告诉他我们说:“现在村里人都不干糊笤帚这个营生了,可我们几个老头就是忘了丢,虽然喝酒不恨,可我不愿一直腊下去,如果可能,我还打算申报非遗呢!

上一篇:河北曲阳县城管执法人员与一店主发生争执涉事人员被停职调查 上一篇:河北省定州市2020年上半年中小学和幼儿园教师资格认定公告

您可能也感兴趣:

特荐文章

图文欣赏